您现在的位置: 梁河县大厂中学>> 教师专栏>> 教师随笔

沧海一粟显师魂

作者:杨留香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3年12月03日
 

          罗明道老师是三十年前我读初中时的数学老师兼班主任,三十年来他一直关心和影响着我,我他是教师中最普通的一员,但我确定,他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尊敬的人。

        81年,我这个怀揣梦想的黄毛丫头,兴致勃勃地跨进大厂中学的校门,幸运之神将我送进罗老师的班里。当时他刚参加工作,二十来岁,年轻、帅气,一双明察秋毫的眼睛,一个可以嗅出谁是谁非的鼻子,青春的脸上时常洋溢着甜美、乐观的笑容,说话间常常伴随爽朗的笑声。罗老师有着极强的亲和力,初一上学期就成了我们的好朋友,无数次和我们一起打扫操场,一起到中山河背石头,一起修进中学的公路,一起去四方田挑柴。在劳动过程中,我们探讨研究、齐心协力、真诚交心。只有生活上遇到困难,学习上碰到难题,人生道路上遇到坎坷,我才感觉到他是我的老师,而且是我的恩师。

       在罗老师的陪同下,三年的初中生活转眼即逝,中考时我荣获大厂中学第二名。第一名叫杨文庆,她父亲是老师,家境好。她的理想是读高中,上大学。我是贫穷家庭出身,我的理想是走出农家,改变命运,刚好那年我校有一个推荐去读德宏州师范的指标,那时候上中专学校,国家给着生活费,毕业后分配工作,我的理想将要实现,我的人生即将改变,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然而又十分担心起来,毕竟是推荐,机动因素很多。再说第三名、第四名的分数和我的相差甚为,我相貌太一般,个子又小,父母根本没有什么人际关系。我紧张及了,用乞求的目光望着罗老师,把全部希望寄托在罗老师身上,我断定除了他,谁也不会帮我,像帮我的人也帮不了我。记得我用颤抖的声音述说着某同学的伯父是大厂分管教育的副乡长,某同学的舅舅是我校校长,我还捕风捉影的说看见有同学家长给校长送礼了,罗老师听出了我的话音,安慰我说:“推谁,老师会开会讨论,不是谁一个人说了算,你的成绩突出,说明你已努力。现在结果还不出来,就不必太悲观,要相信正义。”我无奈的回到了家,饮食无味,夜不成寐。那时我的家庭穷得揭不开锅,别说读了高中还要上大学后才能工作,就是叫我只上半年高中,家里也无法承受。一个山村女孩那时的无助、无奈,即便事隔三十年的今天说起,我也是心潮澎湃,万箭穿心的感觉。上不了师范,我的出路就是回家嫁人。那些天我怕及了,十几天的时间瘦了四五斤。直到接到罗老师递给的通知书那一刻起,我高悬的心才落了地,也是那一天我真正相信正义的存在。

       进州师范后,罗老师时常安慰我、鼓励我。他去芒市开会还到学校看过我几次,给过我生活费。87年我师范毕业分在大生基小学教书,罗老师常去看我,指导我如何做老师,鼓励我主动学习、提升素质、与时具进,于是我参加了成人函授学习班,89年又将我引领进大厂中学。

       曾经的师生成了同事,罗老师更是像父亲扶持孩子一样坦诚相待,辛勤栽培。有几年,我和罗老师都任班主任,在带学生早读,守学生午休,陪学生晚自习等方方面面罗老师都是身正为范,让我有法可学,有样可依。

       90年,随着形式的发展,电脑在我这偏远山区学校陆续出现,我感觉这新鲜玩意太难驾驭,总是躲躲闪闪,而罗老师却主动亲近,勤于学习,干脆自己买来一台,摸索研究,不几天就能十分熟练的操作,常热情的指导我,帮助我,让我学会了新的教学手段,轻松的投入到现代化教学中去。                                 罗老师不单对我好,他对谁都好。我最佩服的是他独特的教学方法。

       05界毕业班学生 ,他们不想上梁河的高中,不想进梁河的职中,我和一些老师对他们不切实际、舍近求远的想法很是生气,可罗老师不批评、不打击,而是利用星期六、星期天两天时间带着学生去游阿昌风情园、龙潭公园、土司大院、梁河一中、大金塔一圈,回来后,将学生赏到的美丽景色编串成歌,谱上曲子,领学生唱,学生学得开心、起劲。到报志愿的时候,同学们要么报梁中,要么报职中。

       07年我校召开八年级学生家长会,有家长讲述了孩子在家不做家务、偶尔还有打骂家长的行为,罗老师立即着手编写《天下父母亲》的歌曲教学生唱,让学生关注家长、了解父母的辛苦、审视自己的行为,剖析自己的行为,终于明白了怎么做子女,怎样孝敬父母。

       09年 ,我校收到一个叫杨爱娟的智障学生,她从一数不到三,与人交流也很困难,分到罗老师的班后,罗老师教她数手指、教她认钱、教她洗衣、教她扫地,现在如果你走进72班教室,肯定指不出谁是杨爱娟。罗老师说:“任何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希望,学校教育不能抛弃他。”

        一次,我咆哮着骂一个课堂上和科任老师动武的学生,因为他固执己见、不示悔改,我执意叫他离开。双方对峙着,场面十分尴尬,罗老师走过来温和的问:“你怎么看今天的行为?”没想到那学生一反常态,顿时泪如雨下,罗老师说:“知错能改就是好学生。”然后叫他回教室,让我留下,语重心常的说:“我们教师工作就是转变后进生的思想,既然他已知悔改,做老师的哪能不给条出路呢!”是呀,罗老师给他一条路走的同时,也给了我一条路。

       罗老师常利用星期天、假期,给优生开小灶、加膘;教特长生唱歌、吹葫芦丝、投篮、因此,凡是罗老师教过的学生,不论如今是乡长还是书记,是校长还是军人,是经商还是务农,提起罗老师就会有着说不完的美好回忆。

        仅我个人的观点来看,罗老师知识的渊博和独特的人生观,以及藏在躯体里闪烁的灵魂或许还能有更广阔的舞台,可以展示他那无穷的魅力,但三十年来他却只能站在我们学校这狭窄的讲台上展示他那已被遮去一半的光芒,实在有些可惜,而在为他惋惜的同时,也不禁偶尔自私的矛盾一下,如果罗老师不被残酷的事实委曲求全的站在讲台上,恐怕我们这两条平行线只到天的尽头也不会有交点,而我恐怕永远也不能切身体会到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受。

       罗老师,是你用身边的一点一滴的小事教会我为人、做事,或许你已经不记得这些事情了,但是我一直难以忘怀,在我心底的深处,永远都留着你的位置,永远,永远·······

       罗老师,你只是无数教师中普通的一员,但你身上凝集着无数教师的魅力和灵魂。你只是沧海一粟,但你充分展示了师魂。   

点击数: 【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查看评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夏日好去处——大厂绿荫潭[ 05-23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
观后心情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版权所有:德宏州梁河县教育局
地址:云南省德宏州梁河县遮岛镇勐底路19号
联系电话:0692-6161151
传真:0692-6161151 备案号:滇ICP备20000157号